亚搏官方首页-孟晚舟庭审日记丨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白手套”布局逮捕行动

温哥华当地时间12月7日,孟晚舟引渡案中的重要证人——加拿大联邦警察的警长罗斯·兰迪(Ross Lundie)继续出庭接受辩方律师的询问。兰迪在11月27日作证时承认,在逮捕孟晚舟之前,加拿大警方与边境服务局进行了协调。在连续三个星期对证人的交叉询问中,一直有几个疑问难以找到逻辑关系,但在对兰迪的询问中,终于看出了问题所在。
提问一:为什么边境服务局的人声称要检查孟晚舟的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没收之后却直接把它们放进屏蔽电磁信号的法拉第袋,没有检查也没有取出?

兰迪承认,没收孟晚舟手机是应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要求,而且装入法拉第袋也是美方的指示,目的是为了防止手机里的信息被远程删除。
此前,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多位证人声称,检查孟晚舟手机属于正常入境检查,没收其手机则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
兰迪承认,孟晚舟的电子设备对于加警方和边境服务局而言没有任何用处,没收的电子设备和套取的设备密码都是为了方便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搜集信息。

△孟晚舟被没收的手机

提问二:加拿大警方为什么不立即执行逮捕令,而是要拖3小时才逮捕孟晚舟?

兰迪声称自己并没有注意到逮捕令上有“立即逮捕”的要求,这与其他几个警方证人的说法一致,这些人似乎商量好了犯了同样的错误。
警方集体“忽略”逮捕令上“立即逮捕”要求的原因很简单,对于他们来说,“困难”不在于逮捕本身,而是如何套取孟晚舟的口供,如何获得孟晚舟的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的信息。如果直接逮捕孟晚舟,就无法做到这些。于是这才有了持续3个小时的逮捕行动(边境服务局 “先检查”,再由警方“后逮捕”)。
兰迪在11月27日承认,是他提出了警方与边境服务局协调行动的“建议”,也是他组织了2018年12月1日上午的“神秘会议”。
提问三:为什么兰迪如此“主动”地协调警方与边境服务局合作逮捕孟晚舟?

在辩方律师的追问下,兰迪承认他其实早在实施逮捕行动之前,即2018年11月30日之前,就已经获知了要逮捕孟晚舟的消息。联邦警察安全部门的警官肯·库普(Ken Kopp)告诉他了这个消息。库普与兰迪在11月30日前有过两次通话,兰迪说,当时库普给他打电话是向他询问机场的相关流程。但是库普的工作笔记上写道:“孟晚舟被控欺诈和违反制裁规定,她将在温哥华进行转机,之后前往墨西哥。我联系了温哥华机场的负责人,以确定相应的联系人和应该采取的措施。”而温哥华机场的联系人,说的就是兰迪。而兰迪“主动”地参加逮捕行动,其实是因为“肩负着上级的重托”。
在已经完成的证人的交叉询问中,几乎所有证人不约而同地在工作笔记中“漏掉”了于2018年12月1日9时30分召开的一个“神秘会议”。这个本来想被隐瞒的会议如今被加拿大当地的媒体记者称为“著名的会议”。

提问四:为什么在2018年12月1日召开的会议如此神秘?

△兰迪的工作笔记记录了2018年12月1日9时30分的会议和与会人员

兰迪承认那个会议的召集人是他自己,但他否认自己是逮捕行动的负责人。在辩方律师的追问下,他说出他是会议上警衔最高的警官,叶姓警官和达利瓦尔(Gurvinder Dhaliwal)警官都听命于他。同时他也承认,在12月1日逮捕孟晚舟的当天,他有两项职责,一是协助加拿大联邦警察的国内外联络组(FDLU),二是作为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直接联系人。

△美国联邦调查局借由兰迪插手逮捕行动

为了提高沟通效率,兰迪的上司本·莫里(Ben Maure)把兰迪的工作手机号码和个人手机号码都提供给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这样的安排显然是让美国联邦调查局可以直接指挥兰迪。之后,兰迪又指挥了加拿大警方和边境服务局的行动。

△2018年12月1日对孟晚舟进行所谓“入境检查”以套取口供

提问五:为什么兰迪声称自己与逮捕行动不相干?

兰迪明明是逮捕现场警衔最高的警长,却一直故意淡化自己的角色和作用,甚至指认女警长詹妮斯·范德尔·格拉夫(Janice Vander Graaf)是这场行动的负责人。但辩方律师发现,在格拉夫的工作笔记中,兰迪才是孟晚舟逮捕行动的负责人。
在逮捕行动中,兰迪是被上司指定的加拿大警方与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联络人,如果只是正常的工作安排,应该在他的工作笔记留下记录,但是,无论是他的工作笔记,还是他的待出庭证言(Will-say Statement)没有任何地方出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字样,甚至在他给加拿大司法部汇报工作进展的邮件里也没有提到FBI。

兰迪在回答辩方律师提问时,坚决否认自己是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联络人,但他却承认,自己是接受上司的安排与美国联邦调查局进行联络。另外,加拿大警方的工作邮件表明,警方在12月1日前就确定了兰迪会去逮捕现场,作为FBI司法随员谢莉·昂科斯(Sherry Onks)的联络人。

兰迪为什么要刻意隐瞒自己的这个身份和作用?显然,兰迪是不想让外界知道他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这次逮捕行动中的“白手套”。一旦他承认或暴露了这个情况,那么,美国和加拿大的执法部门联合起来滥用加拿大司法程序的事实就不可辩驳了。

兰迪在7日回答辩方律师提问的过程中,还有两处证言值得注意:一、兰迪承认,在对孟晚舟进行所谓的“入境检查”接近尾声时,他在现场听到边境服务局的官员和联邦警察的叶姓警官、达利瓦尔警官讨论有关孟晚舟手机密码的事情。在此之前,边境服务局的证人说,他们不知道手机密码是如何泄露给警方的。二、兰迪的工作笔记上出现了用于执法部门分享信息的加拿大《海关法》第107条,辩方律师询问他为什么工作笔记上会出现此条信息时,兰迪给出的解释是,他是要提醒加拿大警方和边境管理局这两个部门的执法人员注意不能“跨界”分享信息,否则会违反《海关法》107条。但是,兰迪在这个逮捕行动中所做的“努力”,恰恰是为了协调两个部门套取孟晚舟的信息。这样看来,兰迪在其工作笔记上写下的第107条,正是在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小聪明。(总台记者 张森)

孟晚舟庭审日记丨怪事!精心设计的逮捕计划“无人认领”

孟晚舟庭审日记丨常规入境检查?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官员证词遭辩方律师质疑

责编:秦雅楠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lycopenesoftgel.com

Posts Tagged with…